导航菜单
首页 > 社会资讯 » 正文

她和每一位她欣赏的创作人长谈,把近 10 万字做成了一本山东高考发布会杂志

  贰零壹捌 年第一天,一本叫《水象》的杂志正式 ,它的英文则是 Be Water Journal。一篇推荐创刊号的 里写着:“不再东张西望,而是伏下身,像一个农民般埋头去细细耕作一块田地,踏实地生活”。

  《水象》是一本 贰捌肆 页的年刊,里面除了图片,还有近十万字的访谈,花费两年时间制作,另外附带一本英文小别册。

  《水象》包括两版封面,一本英文别册和一本张达创作的插画别册。

   爱米表示,杂志名出自李小龙的一句话,“Be Water,My fri ”。爱米希望杂志像水一样,以“人”为连接点,关注全球化之下的社会议题,在处理不同文化关系的同时保持中国文化的自觉性,对社会文化议题作出积极回应。

  第一期杂志有绿色和白色两种封面,主题是“创造生活的可能性”,爱米觉得现代人从小在“一个问题只有一个答案”的环境下长大,生活大多数都很单一。为此,爱米采访了独立服装设计师张达、Dooling,青年艺术家卢珊、西班牙造型师 Raquel Sanchez、美国摄影师 Rian Dundon 等不同领域的人。

  这些背景多元的人以自己的方式回应生活里常常被大众忽略的议题,并展现出了不同城市下的鲜活姿态——移居云南大理的安然在 贰零壹壹 年创办了家居品牌“喜舍”,她与不同民族的手艺人合作,踏实地进行手工劳作。帮助边缘群体在焦虑时代中找到了一席之地;卢珊画了一组关于广州“小北”的系列,这里是亚洲最大的非洲人聚居区,她用画来探讨族群共存性;现居广州的西班牙造型师 Raquel 在广州街头拍下神色各异的中老年人,试图寻找“真实的时尚”,她认为当今的年轻人都穿的差不多,无法激起她的好奇心; 加州的摄影师 Rian Dundon 曾在长沙旅居多年,他记录下了加州和长沙这两座城市里普通而真实的景象,正在拆迁的长沙,人们享受生猛的娱乐生活,加州硅谷的新科技发展迅速,改变了城市生活的方式。

  英文别册内页

  张达创作的插画别册

  《水象》中文看内页

  她身边有朋友感到不解,在纸媒唱衰的大环境下,为什么还要这么笨拙地做杂志呢?

  爱米过去十几年的生活都与杂志密切相关。她如今收藏了 贰零零 多种不同类型的杂志,同时也经历了杂志由盛转衰的过程。

  壹玖玖捌 年,爱米在长沙读书,课余时间与外国友人一起组建了名叫 watercell 的独立乐队,还建立了摇滚乐迷聚集的网站“湖南摇滚阵地”,负责采访一些本土的乐队和演出。

  在爱米的杂志收藏中,至今还保留着 壹玖玖捌 年的《音乐天堂》杂志。这本杂志创刊于 壹玖玖贰 年,是中国最早普及欧美流行音乐的有声刊物,它在 贰零零陆 年休刊,经历了杂志的黄金年代——资讯匮乏时期,被誉为欧美音乐爱好者圣经的《音乐天堂》风靡校园,最多的时候每个月的发行量超过 贰零 万册。

  爱米收藏的《音乐天堂》

  因为觉得学校里读书没什么意思,不满 贰零 岁的爱米在 贰零零壹 年退了学,去深圳的一家广告公司做文案。工作之外的时间她也没闲着,与几个朋友一起做了艺术电影观影社团?!澳鞘焙蛭颐强搪家恍┕獾男≈谟捌缓蠓庞?,不像现在这么简单,你随便在网上就能 到资源”,爱米说。

  成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杂志人,从爱米进入杂志《Neway 华夏》工作开始?!禢eway华夏》标榜“年轻的女性时尚杂志”,但和当时流行的《瑞丽》、《CoCo》这类主打服饰美容的女性杂志不太一样,除了潮流时尚外,还加入了“生活形态”、“消费方式”、“国际视野”等内容。

  与此同时,爱米和朋友一起创办了在线杂志《after 壹柒》。这本杂志以全世界范围内的女性创作和生活为主题,通过 MySpace、Flickr 等网站,爱米结识了世界各地的摄影师、创 ,也有 多伦多、台湾、香港等地的 发回来的现场 。在网络杂志尚未形成风潮的时候,纯粹出于兴趣的《after 壹柒》最高的 量达到了 叁零 万一期。

  贰零零柒 年,爱米和摄影师“编号 贰贰叁”掏光了各自的积蓄,一起做了《TOO》。这本定位青年风格的杂志深受当时流行的《The Face》、《Dazed&Confused》等国外杂志的影响——中英双语、大 壹陆 开本、内页插图色彩鲜明且大胆,采访了明和电机、新矢千里等海外创意人士,并以“City Live”的形式记录了巴黎、伦敦、纽约、广州等地的城市生活状态。

  那时候,《TOO》创刊号印了 叁零零零 本,放在中国大陆及港澳台等地的 贰零 多家书店、卖设计品的小店内寄卖,也在还谈不上普及的淘宝上出售,三个月卖了一两百本。后来,爱米开始“不想做一本看起来像国外杂志的杂志”,但没想到更好的办法,以及 团队精力投入有限等原因,《TOO》第二期杂志发行计划搁浅。

  《TOO》

  爱米随后入职《城市画报》,成为驻北京的 、 。赶上了奥运会那一年,她做的第一期主题就叫“看不见的北京”。

  她回忆起当时还是双周刊的《城市画报》,“有很强大的采编摄影团队。大家对整个中国,尤其是文化设计领域的变化跟得很紧?;旧厦恳淮纬鞘凶ㄌ獾哪谌莼崤闪轿簧阌笆?、三四位 和一两位 ,去城市当地采访、跟拍几周?!?/p>

  奥运会给北京带来了丰富而热闹的艺术文化活动,同时也影响了各方面的生活成本上涨。

  贰零壹壹 年,爱米从《城市画报》辞职,成为了一名自由职业者,通过朋友介绍,自己接一些 工作。但她对于杂志的关注还在,并且日渐认识到,自己对于很多东西的认知都基于杂志?!氨热缢滴铱吹揭桓銎放?,就会想这个品牌很像是《Gentle Women》的风格,那个很像是 Fantastic Magazine,它适合什么样的视觉风格啊这些,都是从杂志里来的”。

  爱米似乎没有把做杂志看成一个生意,更多像一个爱好。她的访谈式写作计划会在不同的主题下持续下去,每年做一两位她欣赏的创作人的长篇访谈,再结合一些短篇内容共同呈现。

  我们还和爱米聊了更多。

  Q:能说说你做独立发行的原因吗?

  A:像我这样独立做杂志的其实很少,因为很多人会利用资源,选择和大的出版社或品牌合作,我先生说我,已经做了这么多年杂志了,还在用独立出版的方式自己做,这是不是一种倒退啊。 我觉得也不是这样,而是希望保有相对大的自由度,可以掌控用什么样的纸、什么样的工艺、采编什么样的内容。

  在我对国外出版人的采访里面,他们创刊的初衷也是如此:因为找不到自己想要读的杂志,干脆自己做一本,同时也想保持独立性。 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这本身已经很好。

  Q:你在第一期杂志里为什么选这些人?

  A: 我关注的是某种程度上的 outsider,他们在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,但是可能被大家忽略了。所以我纯粹是出于我自己对他们的欣赏去采访他们,以及他们在做的议题,也是我比较关注的。

  比如说服装设计师张达、Dooling,他们从中国传统中吸取营养,转化到自己的设计中。小型家居品牌葡萄牙的 GUR 和大理的“喜舍”,她们也在坚持做传统,并且还帮助到了别人,他们某种程度上算是社会企业,很微小的个人的力量。

  还有一块是关于城市的内容,我当时做《城市画报》的时候做了很多城市的专题,对我的影响很大,所以我把对城市文化的关注也放在了这一期杂志里面,找到了一些摄影师、插画师,看他们是如何用自己的方式去记录,去反映城市的变化。

  Q:一年半的时间去做跟踪采访,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?

  A:我从小对人感兴趣。壹柒、壹捌 岁的时候就开始做本地的乐队的采访。这些年的工作经历也是如此,一直着迷于做访谈。这次做的和以前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时间的跨度吧。 昨天我在看一个纪录片,就是说,艺术是由时间达成的,我后来越来越发现是这样的。

  我最初是想要像德国的杂志《mono kultur》那样,一本只采访一个人,访谈差不多要花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。一年半的时间,可以观察到采访对象的变化。我觉得这会带来一些新鲜的东西,不会流于表面吧。比如说张达,最开始我们上海碰面的时候。他在说对他自己过往几年的设计感到不满意,感觉丧失了一点点在设计上探索和实验的精神,他自己后来意识到这一点,开始慢慢找回最初的出发点。 他停了一季的设计,做了一个新的系列“日用”,可以看到他在近两季的设计里面,开始在衣服的结构上、想法上有一些更冒险的东西。 我作为一个记录者,可以看到这种转变。

  现在很多公号等 ,比较注重快速地产生大量的内容,而传统纸质 更强调定制化的精工细作。我们既然希望继续做些纸质的探索,还是应该和数字 的特性进行区分,各有所长。比如纸质适合刊发长篇幅、深度的内容;设计装帧上,山东高考发布会可以利用不同的纸张及印刷工艺,增加纸质这种实体,给人带来的实在的、丰富的触感体验等等。纸质 过往一些宝贵的核心不该丢弃,但另一方面,也可以积极去探索不同的 渠道、呈现方式、售卖及宣传方式,积极去应对当下的变化。

  Q:你觉得《水象》区别于其它杂志的特点在于哪里?

  A:最初刚开始做的时候,我对它的特点还没有想得那么清楚,但通过做第一期内容,就越来越清晰了。

  首先,它是立足于中国的杂志。前期我们会希望强调东方的或者说带有中国 DNA 的东西,不论是采访 的内容还是视觉呈现。我们关心自己这片土地上的变化,但也不会固步自封,也会希望借鉴和关注其他地域的文化。而且我们认为东方的古老智慧(东方哲学比如老庄、易经等等,对自然的关注、对人的关注)是能给现代社会的问题提供不同的可能性及解决方案,也许是对整个现代化文化的反思。

  另外,我们的关注点在人以及部分社会议题。我们关注创意人,但不是只强调创意如何精彩,更希望自己能有全局观,关注其背后的文化,如何与历史、社会、生活关联。虽然我知道生活方式的内容在这些年更受读者欢迎,但已经有不少 在做这些了,不缺我们。当然生活方式的内容很多也不错,但希望再往前走一步,比如一杯咖啡绝不只是一杯饮料那么简单,还有整个的农业的发展、产区的人们的生活、地区的博弈等等。BBC 曾经做过一些和茶、咖啡有关的片子,能把来龙去脉讲清楚,涉及了我刚谈到的这些点。

  Q:你觉得文化内容和商业平衡,是有这个可能的吗?

  A:平衡是一大课题,在任何领域都是。

  只是因为中国在方方面面的事情上都是大跃进式。今天看胡兰成在他的书里说,人类历史上总会不断出现一个反省期。我感觉现在就是。我们到了一个需要反思“现代化”及影响的阶段,可以多问问自己我们习以为常的、追求“更快、更大、更好”的价值观是否合适?是否真的能给人带来幸福?注视自己心灵的成长,常常反思自己的价值观,也是我们希望去倡导的。

 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,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。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吧。

收藏此文 赞一个 ( ) 打赏本站

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

  • 打赏方法如下:
  • 支付宝打赏
    支付宝扫描打赏
    微信打赏
    微信扫描打赏

相关推荐: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二维码

北京pk10开奖直播